金英哲曾几乎从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中消失

  • 时间:

【男婴腹中藏寄生胎】

2018年,金英哲在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中的排名一度低於分管外事工作的李洙墉。變化從2018年6月10日金英哲陪同金正恩抵達新加坡出席第一次金特會後出現,朝鮮官方在報道金正恩外事活動時,開始將金英哲列在李洙墉之前。

2019年4月10日,張金鐵取代金英哲擔任統一戰線部部長。此後的較長一段時間里,金英哲很少出現在公眾視線中。當時有不少外媒推測,金英哲可能因為河內金特會談判破裂而受到懲處。但此後也有分析認為,這更可能是與金正恩在第二次金特會後露面較少有關。在5月9日指導前沿及西部前線防禦部隊的火力打擊訓練後,朝鮮最高領導人曾連續二十天未在官方媒體報道中出現,陪同他視察的金英哲等人自然也一併“消失”。

朝鮮官方媒體的報道顯示,在公開談話之前,金英哲已經開始分管與“民間外事”相關的工作。10月22日,《勞動新聞》報道稱,朝鮮海外僑胞事業局成立60周年紀念活動在平壤舉行,金英哲是唯一齣席活動的朝鮮高級領導幹部。《勞動新聞》還將朝鮮海外僑胞事業局稱作是“主管海外同胞前來祖國訪問工作的機關”。

據麥登介紹,在2018年至今的朝美領導人交流中,亞太和平委員會也“負責了與韓國、美國合作的文化活動,如涉及朝韓分界線非軍事區的旅游;同時處理了一些敏感問題,尤其是釋放被朝鮮扣押的美國公民的事務”。

隨後,《勞動新聞》在編髮金正恩觀看上述演出的報道時,將金英哲分別列在陪同出席人員名單的第10名和第8名,即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的最後一名。緊隨金英哲之後的趙甬元和金與正,都僅有勞動黨中央第一副部長的頭銜。

展開拉鋸戰金英哲“回歸”後,金正恩的對美事務高層團隊明顯“升格”,不僅包括兩位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金英哲和李洙墉,還包括金與正、外務相李勇浩以及今年4月成為國務委員會委員的外務省第一副相崔善姬。以上五人,均為勞動黨中央政治局成員。此外,外務省顧問金桂冠和朝鮮政府對美特別代表金明吉的級別也被認為與部長相當。

金英哲在黨外部門的兼職正逐漸被披露。10月27日,他首次以“亞太和平委員會委員長”的身份發表公開談話。曾與該機構直接接觸過的權起植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成立於1994年的亞太和平委員會主要負責朝鮮與韓國、美國等未建交國家進行非傳統渠道的對話。

這些職務一直延續到今年。“金英哲對金正恩有著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他和金正恩有特殊的私人關係。”權起植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道。英國廣播公司(BBC)則直接將金英哲稱為“金正恩的左右手”。

從2018年2月作為特使訪問韓國、5月帶著金正恩的親筆信飛赴紐約開始,金英哲一度在朝韓、朝美對話中代表金正恩發聲。但2019年2月河內金特會談判破裂後的數月時間里,金英哲曾幾乎從朝鮮官方媒體的報道中消失,其擔任的勞動黨中央統一戰線部部長職務也被張金鐵取代。一些媒體因此推測稱,金英哲已經在金正恩執政團隊中被邊緣化。

但亞太和平委員會的實際工作不止於此。“委員會實際上集中了勞動黨中央和朝鮮政府各涉外部門的高級官員,其中許多人與金正恩或其身邊的高層領導保持聯繫。”麥登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目前,亞太和平委員會實際上是負責在外務省和勞動黨中央之外組織各種對外高層交流。

金英哲的談話也意味著亞太和平委員會再次作為朝鮮政府的對外發聲平臺出現。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該委員會發佈譴責美國、韓國和日本政府的公開談話17次;2018年朝韓、朝美關係轉暖後,委員會共發佈5次公開談話,除了在2月之前兩次譴責美國外,其後的發聲均為譴責日本。而且,這兩年多來的公開談話,全部是以委員會發言人名義發佈。

在朝美間的朝核問題磋商進入2019年底的“窗口期”時,現年73歲的金英哲再次成為焦點人物。另一邊,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過社交媒體公開向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喊話,希望能“很快見面”。

不過,韓國和美國政府、學界等依然看重金英哲的角色。“現在朝鮮需要一位能夠對美國人表達並解釋觀點的人,而金英哲對此經驗豐富。”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朝鮮問題專家邁克爾·麥登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曾於1988年至2002年擔任韓國總統秘書室國情狀況室局長的韓中友好城市協會會長權起植則分析稱:“當談判陷入僵局時,金英哲比一般的外交官更適合作為談判代表。”

此後,金正日時代的高級幹部不斷被更替,曾負責金正日早年警衛工作的金英哲卻不降反升。2016年1月,他晉升為勞動黨中央書記局書記兼統一戰線部部長。同年5月,朝鮮勞動黨時隔20年再次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取消中央書記局,新設“副委員長”職務。金英哲在會上當選為政治局委員、黨中央副委員長兼統一戰線部部長;6月,他首次進入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和國務委員會。

與金英哲的強硬發聲相伴的,是朝鮮近期較為頻繁的軍事動作。10月2日,朝鮮今年第一次試射遠程彈道導彈。11月25日,金正恩視察西部前線炮兵陣地時,現場命令海岸炮部隊執行射擊任務。韓國國防部表示,這是去年9月朝韓在平壤簽署《9·19軍事協議》以來朝鮮首次違反協議向西部海域緩衝區發射炮彈。峨山政策研究院安保統一中心主任申範澈分析稱,朝鮮正在“不破局”的前提下試探美國所能承受的壓力。

金正恩的顧問在朝鮮政壇,金英哲的地位一直很穩定。金正恩於2012年成為朝鮮最高領導人時,金英哲已經擔任朝鮮人民軍大將、人民軍偵察總局局長,併在當年獲得朝鮮政府最高榮譽金日成勛章。

今年以來,委員會長時間未發佈公開談話,直到10月27日金英哲罕見地以委員長名義直接批評美國。在權起植看來,金英哲的“鷹派”言論正是他在朝鮮對美談判舞臺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代表了對美、對韓的強硬派。為了對付美國和韓國,金正恩需要團隊中既有鴿派又有鷹派。”權起植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朝鮮對美團隊高層如此密集發佈講話,並不多見。“雖然談話對美國敵對政策表示不滿,但是總體上強調與美對話意志。”韓聯社指出,這體現了“在朝美談判促成的前提下,朝方為了搶占會談議題展開拉鋸戰。”

不過,當金英哲於6月2日再次出現在陪同金正恩活動的名單中時,他在勞動黨高層的排位確實發生了一些變化。當天,他在為金正恩和其他高級領導幹部準備的特設席位的左側地方就座,與金正恩之間隔了四個人。第二天舉行的大型團體操與藝術演出《人民的國家》中,同樣的排位再次出現。

對於如今出現的變化,麥登分析認為,“一方面,這是金正恩時代朝鮮政治的新常態——政治決策程序會有更多人參與協商,也更透明;另一方面,朝鮮用龐大的精英團隊向外部世界展現了其願意達成切實可行的、長期性的協議的誠意和決心。”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朝鮮官方媒體的幹部排位並不能完全反映相關人員的實際政治地位。今年6月25日,韓國國家情報院就曾在國會質詢中表示,官方新聞排名在金英哲之後的金與正實際地位有所提升,甚至已經與官方新聞中排名第一的最高人民會議常委會委員長崔龍海相似。韓國統一部6月也表示,現在很難根據朝鮮政治人物的禮賓排名、座次排列推斷其實際地位,應對有關事實進行慎重評價。

在麥登看來,離開統一戰線部並不意味著金英哲失去實際權力。“如果我們註意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這一職位,會發現凡是沒有兼任黨內具體部門負責人職務的副委員長,其實際權力是跨越多個部門的。”麥登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2019年6月以來,李洙墉在官方新聞中的排名再次反超金英哲。在6月3日和4日的演出中,李洙墉的排名分列第四位和第三位。兩場演出的照片也顯示,李洙墉靠右坐在金正恩一邊,兩人中間只隔著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妹妹金與正。

不過,就在金英哲發佈最新談話的前一天,朝鮮外務省顧問金桂冠發表了比金英哲發言略為平和的談話,指出“朝鮮對無益於朝方的會談不再感到興趣”,並要求美方不要通過瑞典等第三國渠道傳遞消息。

目前,金英哲依然保有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副委員長和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的職務。此外,在4月舉行的最高人民會議上,他再次進入朝鮮政府最高行政機關國務委員會。

相較於朝鮮外務省顧問金桂冠、外務省第一副相崔善姬近期發表的談話,金英哲最近這一輪連續發聲,言辭確實更為激烈。在過去一年中,金桂冠、崔善姬的發言常抨擊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和國務卿蓬佩奧,但都沒有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

金英哲“回歸”自10月27日之後的20天時間里,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金英哲三次以“朝鮮亞太和平委員會委員長”的名義發表公開講話,時而贊揚美方推遲韓美聯合軍演是“積極行動”,時而又宣稱朝鮮“絲毫不想與耍小聰明的美國面對面談話”。

在這一背景下,被視為朝鮮“鷹派”的金英哲重新介入朝美磋商,引起了一些人的擔憂。美國中情局前東北亞事務高級官員羅伯特·卡林此前曾在報告中指出,金英哲並非職業外交官,有美國國務院官員形容他與蓬佩奧的見面“氣氛不安,令人緊張”,而長期在朝鮮外務省北美局任職的崔善姬被認為“可能是更適合的談判代表”。

麥登據此推測,金英哲現在依然是黨內重要的領導者,“角色更像一個全面的管理者和金正恩的顧問,不再需要保有一個統一戰線部部長的頭銜”。 “可以確定的是,他依然是金正恩核心團隊的一員。” 麥登說。

而在今年10月27日和11月19日的談話中,金英哲直接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妄想把自己和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的個人親密關係當做交易籌碼”是“大錯特錯的愚蠢妄想”,並警告稱,“美國總統會為一年多來不斷炫耀功績付出應有的代價。”

除金英哲外,現任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樸泰德、樸泰成和崔輝一直沒有兼任黨中央部門的負責人,但他們或全面負責勞動黨工作,或在政府和人民團體中擔任領導職務。“他們的職務與黨內和黨外多個部門存在聯繫,”麥登在今年4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實際上他們的‘觸手’伸向了黨、政、軍三方的各個機構。”

“金正恩需要成果。他已經連續兩年停止了對美、對韓敵視政策,但迄今為止仍未取得回報。”權起植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根據金正恩今年4月在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上發表施政演說中公佈的期限,他將等待朝美談判直到2019年年底。

三天后,朝鮮外務省副相崔善姬在俄羅斯出席活動時對記者表示:“美方未對朝鮮採取的無核化先決措施給予任何回應,給朝方帶來的只有背叛感。”她強調朝方給予了美方充分的時間、採取了建立信任的措施,明確要求美方拿出新方案。“如果因為美方沒有對朝鮮採取相應措施而導致外交機會消失,那麼所有責任都應由美國承擔。”崔善姬說。

此前,朝美雙方圍繞朝核問題談判“新算法”的爭論已經持續了一年。據《紐約時報》 報道,2019年2月28日第二次“金特會”的最後階段,朝方曾亮出“底牌”:平壤願意全部拆除寧邊核設施,以換取部分製裁的解除。但特朗普方面拿出證據,要求朝鮮同時銷毀另一處未公開的核設施。談判就此破裂。此後雙方雖然多次接觸,但始終未能就“銷毀哪些核設施”和“解除哪些製裁”這兩個關鍵問題達成一致。

郭富城设奖拼三胎曲协谴责张云雷埃尔多安批马克龙泰山币市价翻五倍哈登三节60分海关退运洋垃圾高以翔助理发博男婴腹中藏寄生胎高以翔助理发博Zara创始人房产张嘉倪保剑锋合影马龙2-4张本智和广州地铁发生塌陷悍匪冯学华判死刑湖人10连胜终结高以翔死因公布邓超孙俪家添新丁郑爽抹胸纱裙红米手机被爆自燃冰雪奇缘2破5亿公众号侮辱鲁迅伦敦北部传爆炸声广州地陷3人被困周琦首次回应指责网曝青簪行换男主办手机号人像比对韦世豪脱衣庆祝林志玲Akira封面庞博吐槽李佳琦携号转网新规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