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生态相对于Linux架构下的中标麒麟操作系统

  • 时间:

【黄海波表白妻子】

至於建立起生態要多久這個問題,我們知道,無論何種改變,都是一個漸進式發展的過程。在中間有一個臨界點,但難以判斷這個節點到底在何處、何時才出現,哪裡可以精準定位到“最後一根稻草”。

如果僅僅因為面臨美國技術封鎖的危險,就要一口氣更換所有Windows和微軟Office,甚至要換掉現在還服役的好好的機器,那當然是勞民傷財了。但沒有人會願意這麼做。

教育培訓有人會問:你說麒麟或深度Linux到達了能用的程度,那麼你自己用的是什麼系統?你自己用Windows還在這鼓吹Linux,怕不是失了智。

航通社在《說說“聯想反對預裝國產操作系統”這件事》一文中寫過:

大部分情況下,如果你只是需要一個瀏覽器,那麼就算用iPad,也是一樣能上網的。我很喜歡舉一個例子,是解放軍309醫院將iPad應用於臨床護理工作——方法是用自帶Safari瀏覽器打開醫院內網,時間是2011年。

政企客戶更是不喜歡Linux,對客戶歷史遺留的專用軟件和網站的遷移,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實在需要Windows的,就上雲端的虛擬桌面,以及採用Wine在本機運行一部分Windows程序。

建立操作系統的生態很困難,而建立PC操作系統生態更難。Windows應用軟件的豐富程度即使Mac都沒法比,更不用說Linux了。

長得像是Windows 7孿生兄弟的麒麟,是在適配發展方面做的最好的。為什麼呢?“銀河麒麟做了一個自己獨有的穿透技術,打通了在ARM架構下與手機端、安卓端應用的通道……完美地繼承了移動端的生態,它的生態相對於Linux架構下的中標麒麟操作系統,還有在x86架構下的中科方德操作系統生態會好一點。”

用過Office類軟件的都知道一個問題,跨平臺之間的兼容性是很大的麻煩,特別是在早期,Windows下和Mac下的微軟Office看起來都不像是同一款產品。

實際上,對於國產操作系統缺乏市場競爭力,存在強力政府主導的現狀,行業內有著充足的認識。他們迫切希望利用近期安全隱患引發的重視,進一步推動國產化進程,把國產系統真正推向市場。“幾十號人的所謂國產操作系統廠商相當於都是基於開源,換幾個界面、換幾個UI包裝一下,就號稱做了一個國產操作系統,實際上更多是拿來主義,拿來主義就是跟國外東西沒有什麼區別的,想要做好,想真正做好必須在上面做自己的創新。”

進一步說,我覺得又可以分成兩種觀念:一是認為中國沒必要“重覆造輪子”,融入世界已有的主流生態才是正道,從頭到尾都改掉是勞民傷財;一是認為中國假以時日仍可以發展出自己的系統,但現在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問題來了:如果不是運行x86架構,這台華為PC將運行什麼操作系統?是“鴻蒙”嗎?

我們應該再給他們一些信心。希望在社會各界凝心聚力,共同推動之下,我們有生之年,也能看到中國成為Linux社區最大的,最重要的貢獻者之一,看到我們打破現在幾個系統的壟斷,改寫全球操作系統的市場份額版圖。

只要後續新買的電腦,最終輸出的東西是做好兼容的即可,已經採購的,自然無需更換。

很多人使用辦公電腦的方式,就像是在用一個數控機床,習慣了按鍵位置、樣式、形狀不變,只要能完成工作就行。比如你跟他說打開文檔,他記住的是“鼠標挪到左上角點擊左數第一個菜單的第二項”這種。

自主可控和受到國際承認翻看前述《會議紀要》,投資者和外界對中國國產操作系統,最為關註的就是——現在到底哪家的真能用,哪家做的最好。答案會讓一些人感到意外:“深度操作系統UI做得還不錯,有可能會參與到這個領域。但在生態和穩定性方面,和目前兩家主要的操作系統廠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到目前為止真正來講,大規模國產化應用的操作系統只有中標軟件和天津麒麟。”

但一段時間下來,我發覺持同樣觀點的人還不多。大多數人的態度依然是,沒有人能挑戰現有的操作系統生態,如果有,也不會是中國這些“自主知識產權”的Linux;如果挑戰了,也不可能是在PC領域做成。

除了對Android應用的“拿來主義”,兩個“麒麟”還因為政策優勢,對大量常用國產軟件做了雙向適配認證,如上面提到的騰訊系一堆應用的認證一樣。“對於安可項目不斷推廣,好多的這些應用軟件都已經看到這麼大的商機,都在積極投身於安可適配當中,現在主流的軟件裡邊,基礎軟件都已經做了適配,像通用型的數據庫、中間件、辦公軟件等都已經做了適配,而且在咱們專用機目錄和通用機目錄也已經列了一些,當然一些個性化的軟件是根據用戶需求也正在陸續適配當中。”

WPS Office for Linux目前已經支持Fedora, CentOS, OpenSUSE, Ubuntu, Mint, Knoppix等主流發行版,諸多Linux社區測評都給予了高分肯定。另一款國產精品Foxit Reader(福昕PDF閱讀器)也有Linux版本。

本文的一切討論,都是以我認同下列前提條件作為基礎的,請不要說我沒有想到,或忽略了這些問題:

至於辦公室最常用的Office類辦公軟件,LibreOffice和WPS對微軟Office OpenXML格式文檔的兼容性都在不斷提升。LibreOffice正在準備增強對ppt/pptx格式的支持。WPS就不說了,自己下載用一下就能感受到。

在繼續往下閱讀本文,或者剛看完標題,打算開始反駁之前,請務必先看下麵這幾句話。

單看眼下的情形,當然對國產系統很不妙:生態尚未建成,使用習慣有差異,政企客戶不接受,乃至被公眾看作是騙錢。但我們依然可以想辦法為所有的事情尋求一個開頭。至少,一定程度、一定範圍內以國產替代Windows / x86生態,應該是可以實現的。

寫作本文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份2019年9月11日,中信建投證券召開計算機國產操作系統專題會議的會議紀要,闡述了安全、可控的自主操作系統(下文有的地方簡稱為“安可”)市場的情況和最新觀點。這份《會議紀要》也將對本文的論述有很大幫助。

應用的研發、適配和跨平臺兼容如《圍牆剝落,“鴻蒙”初開》一文所講,之所以說建立操作系統生態的時機已經成熟,這個判斷應該建立在未來很多應用都是基於網頁瀏覽器運行(即B/S)的前提下。操作系統的地位,也將下降到作為一個瀏覽器,和承載微信、支付寶這樣個別超級App的容器,這樣切換什麼系統就不再是個問題。

更不用說,Linux基礎的機器,可以首先替代一些服務大廳觸摸屏、電視演示大屏等,基本只需要瀏覽器就能完成的交互場景。

聽說華為要做ARM架構的PC?在華為全聯接大會2019第二天的主題演講中,有人發現華為似乎正研究開發基於ARM架構的PC。其中包括專為PC打造的“鯤鵬”處理器(型號未知),和明顯符合現有PC主機ATX架構的主板。

“政府辦公的特點是,相對於其他環境比較獨立,有的時候需要內網環境;而且對於外部的輸出,是以成品的形式,而不是以能跟外部交換的可編輯文檔等中間件形式輸出。”“說人話就是,政府產出的作品只能是信息圖的JPG、PNG成品,不能給外界提供可編輯的PSD、AI格式文件;至於公文也是應該(實際上不一定都能做到)用寫死的PDF輸出,才能確保哪裡打印效果都一樣。”

好了,在已經明確這幾個前提之後,我們繼續往下說。

扳著指頭數一數就知道,辦公環境不僅有Windows、Linux,還有Mac、iOS、Android這幾個平臺的原生版本,以及通過瀏覽器訪問騰訊文檔、石墨、Google Docs等在線文檔服務。所有這些地方,文檔都要求不變形、不走樣。

中國人普遍不太會用Linux,出現問題需要技術支持的概率也高。PC廠商都認為Linux是燙手山芋,消費者遲早要自己裝回Windows。

“鴻蒙”首次被官方介紹的時候,就說過它可以被設定為在PC運行,可以兼容Android應用和Web(網頁)應用。

兩種觀念在鴻蒙系統“官宣”前夕,航通社已經通過文章《圍牆剝落,“鴻蒙”初開》大致寫過,為什麼說眼下是鴻蒙,或其它任何全新的操作系統建立生態的最好機會,為什麼“這次真的不一樣了”。

深度總經理劉聞歡曾在觀察者網撰文表示:“國產Linux操作系統已經基本能夠滿足政府辦公使用。最近在一些市政府、國家部委的試點也取得了關鍵性進展……在這些試點中,國產操作系統已經能夠良好的支持絕大多數硬件,而且各類辦公應用也都進行了替換或者遷移。通過這些工作,用戶已經真正在日常工作中使用國產的操作系統。”

政企客戶遷移單靠市場因素可能帶不動國產操作系統,那麼政府主導和扶持就成為必然。前述《會議紀要》同樣把公務員、央企、關鍵行業等都作為國產系統第一步普及的突破口:

另一方面,在國產Linux發行版“深度”(Deepin)的官方論壇,也有人貼出運行深度系統的華為MateBook筆記本照片,據稱華為與深度Linux已經進行了“長時間的適配工作”。目前,華為也並沒有排除和深度、中科麒麟、優麒麟等多種第三方系統合作的可能性。

不可避免的是,它們的性能會受到影響。不過這也是一個程度大小的問題,而不是不可調和的矛盾。畢竟,你的Android手機應用都是跑在虛擬機上面。

這個問題其實不一定非得需要這麼去看。現在的一個變化是,我們假設一個預裝Linux的電腦,它限定在辦公室的特定環境,而不是你自己個人也要用的通用環境,那麼現在它已經不至於讓人非得卸載了再手動裝回Windows了。

所以最開始,一定要說明的是:只要中國做的操作系統還是在Linux的基礎上開發,那就不是完全的“閉門造車”,中國大力發展Linux生態將會對全球的Linux社區發展做貢獻。

Linux的建造是貫徹開源精神、去中心化的,但這也造就了多個發行版混雜的碎片化局面,分散了行業的精力,導致任何一種Windows軟件的替代品單獨拎出來都很難跟原版競爭。所以,業界需要逐漸聚焦於少數關鍵發行版和關鍵應用的攻關,即逐漸收攏和走向中心化。《會議紀要》體現出官方對此也有清晰的認識:“應該來講國產操作系統發展到今天,明(2020)年即將大規模替代和推廣,一定會走向整合收斂,操作系統一定是強者橫者,生態壁壘非常高。明年來講的話,整個技術路線和生態格局基本上能夠完全確立下來。”

在PC廠商和供應商看來,他們所服務的對象——公務員是一個極端保守和不知道如何改變的群體。但這個群體既然可以通過艱苦卓絕的考試獲得準入資格,那就說明培訓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所有環節中最容易的一環。

而那些不是網頁應用的,依賴操作系統“母體”的原生應用(即C/S)也不會一夜之間消失,在PC操作系統方面更為明顯,Windows和Mac兩個平臺都擁有一些在Linux難以找到合適替代品的應用,特別是大型工業、多媒體軟件和游戲。

國產Linux發行版很長時間都被視為騙政府經費的產物,做不出讓消費者信服和值得嘗試的產品,人們對“自主知識產權”這種說法已經喪失信心。

因此,不管採取何種辦法,是每個平臺都各自寫原生App,還是用Electron等把網頁打個包的“大統一理論”,在文件的讀取和互認方面,無論如何都要做到全面兼容,一些原本可能依賴特定操作系統才能實現的效果,會幹脆被取消。

雖然鴻蒙的源代碼開放進度不如開發者預想,現在它到底有沒有複製(或引用)Android源碼等問題還依然有待解答,但如上的說法,至少可以保證預裝了“鴻蒙”的PC能給消費者一個類似谷歌Chromebook的體驗,也就是在大屏、鍵盤和鼠標的交互中,提供一個全功能的瀏覽器,以及用窗口模式運行Android手機應用。

“實際上這個市場是一個泛泛的市場,主要就是解決核心的問題,覆蓋的群體還是咱們,理論上通俗來說是咱們的涉及國家秘密的單位。市場有多大,大家可以根據咱們國家提供的數據進行評估就可以了,全國公務員的數量有一個繫數,就可以得到一個替換的數量,當然這是前期第一步的預期,後期可能會在行業,各大行業,8+2幾個關鍵行業,到央企,甚至到咱們普通老百姓都有可能會用,這個市場從我們測算的話,應該是千萬級的市場。”

但現在我們需要面對的平臺數量越來越多,倒逼不同平臺上,對文檔的展示、讀取和編輯都要求不能錯位,還得更進一步支持多人同時的雲+端實時編輯。

電腦有其報廢年限,時間長了壞掉也找不到備件,自然淘汰就好了。好多地方政府部門一臺2000年代的老XP電腦,晃晃悠悠用到天荒地老,也沒所謂,反正不聯外網。

雖然現在中小學的信息技術課程,教的還是Windows而不是Linux,但新一代如果至少能培訓成“數控機床”這種方法來用Linux,就算從頭學起也沒有那麼難。

而說到關鍵應用,當然是辦公和即時消息類應用屬於“剛需”。近期,企業微信、政務微信、QQ瀏覽器等均與中標麒麟完成兼容性相互認證;百度網盤、釘釘等也登陸各個Linux發行版。

梁超何雯娜订婚女排对阵多米尼加MBC起诉蒙面歌王陈建州维护范玮琪蚂蚁森林地球卫士印度将禁止电子烟蔡崇信收购篮网ofo搬离中关村狮航空难最终报告世界杯最佳阵容剑桥偶遇章泽天周杰伦新歌内马尔倒钩绝杀内马尔倒钩绝杀世界杯最佳阵容恒大晋级亚冠世界杯西班牙夺冠法国逆转澳大利亚《说好不哭》首播霉霉广州见面会王祖贤诵唱经文警方通报扔车执法周杰伦新歌销量张中如逝世杨紫荷叶边半裙男子关掉潜友气瓶沈月方否认恋情路子宽增肥救父篮球世界杯决赛2游客涠洲岛失联